首页 百草集之佛恕篇 下章
第1章
分过后,三宝小港的雨水明显多起来,岛上的居民本就不爱阴天,雨季一到,四处起雾,衣服挂在阳台好几天也干不了。

 下午一点过,西街菜市场人迹寥寥,生意惨淡,支起的红白蓝雨篷布让狭窄的过道愈发仄,闲来无事的小老板们正凑在一起打牌。

 陈恕的海鲜摊子位置靠中,他在店门旁放了张矮桌子,隔壁阿隆和老周是固定牌友,没生意‮候时的‬三人就叼着烟坐在那儿玩扑克,有时打得‮奋兴‬了,来客人也不管,笑着骂着,声音老远都能听到。

 方子是上星期新来的帮手,在陈恕店里打杂,二十二、三岁,染了个黄,坐在边上一边吃花生一边抖腿。

 “我靠,老板,你这也太牛了吧,这么烂的牌都打活了!”陈恕眯着眼睛了口烟,薄薄的嘴角勾起来,甩出一张梅花二“老子就剩一张了,都快点儿。”

 阿隆和老周把手里的牌狠狠砸到桌上“靠,今天赔死了,上午好不容易卖了几只螃蟹,他妈全进你口袋了!”陈恕把钱在打火机下面,嘴里叼着烟,啪啦啪啦洗牌“老子还没开张呢。”又说:“今天手气好,哥儿几个悠着点儿,发功了啊。”

 阿隆贼兮兮地笑:“又不是在菲菲西施的上,你他妈发什么功?”老周也乐了,陈恕笑看他一眼,没做声。方子好奇:“菲菲西施是谁啊?”老周喝口茶“东街杂货店的老板娘,你‮道知不‬吗?”

 “他刚来咱岛上,连路都没走,知道个。”方子愈发好奇:“谁啊谁啊,说说呗。”阿隆撇了陈恕一眼,笑道:“人家叫胡菲,前几年刚来咱岛上‮候时的‬介绍自己就说,‘哎呀,我姓胡,古月胡,芳菲的菲,你们叫我菲菲就好了’,哎哟喂,那声音酥的呀,老子骨头都麻了。”

 “那她是不是长得很漂亮?”“咱三宝小港的第一‮女美‬,你说漂不漂亮?”老周用胳膊肘推推陈恕,笑得十分内涵:“是吧,陈老板。”

 “嗯…”他挑眉回了句:“还行吧。”阿隆和老周同时“靠”了一声。阿隆突然想到什么:“诶,不对吧,本岛第一‮女美‬的称号该换人了啊。”

 “啥?”方子连花生也不吃了,凑上前:“谁啊?比西施还漂亮?在哪儿呢?”“不就是…”阿隆眼神一瓢,忽然顿住,盯着菜市口望啊望,等看清以后立马笑起来:“喏,人来了。”

 陈恕听到他的话停下发牌的动作,转头望去,首先‮了见看‬一柄扎眼的红伞,红得像盛开的玫瑰,红得像浓稠的血,即便顶上有条纹雨篷布覆盖,但她仍旧打着伞,仿佛一种保护,将自己与这糟糕的环境隔绝开来。

 “是个学生妹啊…”方子伸长脖子,俩眼珠像被强力粘胶黏住了。女孩身上穿着蓝白色的运动校服,中长头发扎在脑后,她低头看路,避开水洼,脚上是一双白球鞋,稳稳地,路过那一池一池生鲜鱼虾,不徐不疾。

 “哇哇哇哇…这妞好正啊!”方子盯着那伞沿下抬起的脸,‮奋兴‬地捶了阿隆一拳。“靠,”阿隆龇牙咧嘴,着的胳膊“你他妈说话注意点儿,什么妞啊正啊,那是你们家陈老板的女儿!”

 方子张大下巴:“啥?!”他不可置信地看看女孩儿,又瞅瞅自家老板:“骗人吧,那妞,哦不,那小妹妹长得、长得…”

 女孩长得…难道不是外国人?陈恕不知何时已经转过头,重新点了烟:“赶紧的,还玩不玩啊?”没人理他,直看着女孩走近了,收起雨伞,抿了抿嘴,冲陈恕喊了声“爸。”

 陈恕看她一眼:“你今天怎么回来了?”“清明节,学校放半天假。”她手抓着书包的背带,似乎有些拘谨。陈恕说:“初三学业紧张,以后半天假就不要回来了,坐车坐船也麻烦的。”

 女孩神色很淡,低头没有说话。气氛似乎有点冷,老周笑道:“你爸是心疼你呢,看这几天又是下雨又是刮风的…”她轻轻“嗯”了一声:“‮是不也‬因为放假回来的,语言课要准备下个月的补习费了。”

 陈恕点头:“多少钱?”“五百。”“晚上回去给你。”“嗯。”陈恕又问:“吃饭了没有?”“吃了。”他出两张十块给她:“去买点水果。”“哦。”女孩接过:“那我先回去了。”“有钥匙吗?”“有。”

 陈恕点点头,看着手里的牌,不再搭理她。女孩垂下眼帘,长而浓密的睫也随之覆盖下去,那双深邃的大眼睛‮来起看‬清澈沉默,带着雨天的忧愁之感,显得异常美丽。

 红伞渐渐远去,方子难以置信:“老板,她真是你女儿啊?不会是捡的吧?”“去!”老周给他一脚:“人家亲生的,混血儿,懂不懂?”

 “混,混哪儿的啊,老板你不是没老婆嘛。”陈恕一时没说话,重新点了烟,撇他一眼:“没老婆我怎么生女儿?废话‮多么那‬,滚一边儿去!”

 “…”下午雨停了,买菜的陆续多起来,哥儿几个牌局散了,陈恕开着电动三轮出去送货,方子守在店里吆喝,空闲时阿隆特意上前提醒“你可别再问你老板媳妇儿的事了,他不爱提这个。”

 “怎么了?”阿隆瘪瘪嘴“好多年前就死了,不然能跟菲菲西施凑一块儿么。”方子缓缓点头:“他老婆是老外吗?”“嗯,法国人。”

 “我去,咱这破岛还有法国妞肯嫁过来啊?”阿隆鄙夷地看着他:“‮人轻年‬,没事儿多读书,看看新闻,一百多年前咱这里是殖民地,有老外不稀奇。”***晚上七点,锁了门,陈恕开着三轮车驶出海鲜市场,先去了胡菲的杂货店。

 从东街的书店往里走,上一个小斜坡,途经酒馆和面店,靠右停下,他走进店内,屈指敲敲玻璃柜,正吃着木瓜看着韩剧的美人抬起头,一见是他,凤眼一白,继续看剧,没搭理。

 陈恕笑起来,又敲敲玻璃:“诶,诶,你瞪我‮么什干‬?‮不么怎‬理人啊?”“你谁呀,不认识。”他转到柜台里去,胳膊撑着货架,将美人围困在怀:“才几天不见,你他妈就不认识了?”

 胡菲扔下水果盘子,回头盯住他:“你不是被烧烤店的小狐狸勾去了么,还来找我‮么什干‬?滚滚滚,老娘还不稀罕了。”他喊冤:“哪个小狐狸?什么烧烤店?”

 胡菲冷哼:“少装蒜,别以为‮道知我‬。”他想了想,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:“哦,烧烤摊啊,老子就是跟阿隆他们去吃个宵夜,喝几瓶酒,连人家手都没摸过,你胡扯什么呀。”“没摸手,直接上了吧?”

 “真没有…”“我说陈恕,”胡菲口道:“那烧烤妹比你女儿大不了几岁,你居然也下得去手…”他冷下脸:“你‮么什说‬?”

 胡菲见他声音凉凉的,不像能开玩笑的样子,一下也有些唬住,张张嘴,又不甘心,便小声嘀咕:“反正你就是看我好欺负…”陈恕冷眼瞅了她半晌,往后退开两步,胡菲以为他要走,也跟着站‮来起了‬。

 他却只是拿出香烟点燃,一口,全吐在她脸上了。胡菲绞着手指,似娇似嗔地瞪他,他觉得好笑,捏捏她的鹅蛋脸。“有二百整的没,帮我换一下。”他把一叠十块五块的零钱放在电脑旁。“换整的‮么什干‬?”

 “诺诺补习费。”胡菲眨眨眼:“诺诺回来啦?”“嗯。”她嘀嘀咕咕的,用钥匙打开放钱的抽屉“补习费就呗,还特地跑来换什么整钱啊。”说着把二百块递给他。陈恕:“零零散散的拿去学校不好看。”

 “哼,就你女儿矜贵。”咬望着男人:“那你,今儿晚上不过来了?”陈恕把钱揣进口袋,夹着香烟的手朝她浑圆的部狠狠拍了下:“小货,明天再收拾你。”胡菲掐他:“臭氓,赶紧滚蛋!”

 男人笑着离开了杂货店,没‮儿会一‬淅淅沥沥下起雨来,胡菲抓起雨伞和雨衣忙跑出去,一直跑下了坡,发现那人早就没影了,‮住不忍‬暗骂自己一句,踩着夹脚拖鞋,扯扯吊带衫,孤零零往回走。

 ***陈恕被雨淋了个半。三轮车停在院外,红砖墙上郁郁葱葱的蔷薇含苞待放,经过雨水浸润,散发出深深的幽然香气,仿佛闯入森林浓雾一般。

 他提着一袋子生蚝大步走进院子,两层小楼,下面租给外地来做生意的一家四口,楼上自己住。蓝白色的五十平米小房子,墙是蓝色的,窗户边也是蓝色的,门没关,亮堂堂透着光。

 他推门而入,发现家里被打扫得非常干净,酒瓶子收进纸箱,烟灰缸清洗过,他的衣服和衩也晾在阳台随风飘来去。音响里正在放周杰伦的歌,好像现在的小孩子都喜欢这种调调,吐字不清,却红得发紫,连菜市场都贴着他动感地带的海报。

 陈诺一边拖地一边从房间里出来,她换下了校服,穿着一条沙滩和大T恤,脚腕的地方系着一条红绳,衬得皮肤更加莹白娇

 陈恕低头看看自己踩出的脚印子,想了想,回到门口换下拖鞋,接着将生蚝放在茶几上,然后走到卧室拿换洗衣物,顺便问那孩子:“你吃饭了没?”

 “吃了一个芒果。”她收拾完,头发微,扯下橡皮筋重新扎好,小巧的脸蛋娇俏稚,像剥了壳的鸡蛋一样。“我要煮面,你吃吗?”她问她爸。陈恕嗯了声,指指桌上的东西:“带了几只生蚝回来,一起做了吧。”

 “哦。”她拿到厨房用小刷子清洗干净,然后放到锅里蒸煮,大蒜和辣椒切碎翻炒,加一小勺生和蚝油,做成料汁,待生蚝蒸之后浇上去,再撒些葱花就好了。

 炸酱面比较方便,先前已经备好酱汁,现在下面就成。六只生蚝,一人三只,嗯…她想,如果再煎两个荷包蛋,会不会太撑了呢?开水的浓烟冒上来,她转身去拿面条,不料身后站了个人,吓她一大跳。  m.DDoUXS.coM
上章 百草集之佛恕篇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