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百草集之佛恕篇 下章
第2章
“…爸。”也不知他什么时候洗完澡的,清的薄荷香气替代了海腥味,他照常穿着白色背心和大衩,健康肤,手臂肌瘦紧绷,线条匀称而畅,个子太高,顶着寸头,不大能看清脸上的表情。

 陈恕摸摸她的脑袋:“头发长长了。”她出一小把面条下到锅里,用筷子搅着,听见他又说:“好像还长高了。”她回头冲他笑:“一米六六。”

 他吃惊,用手比着她的头顶,快到自己下巴尖“长那么快?去年才多高?”她转过脸继续盯着锅里翻滚的面条“我现在比班里大部分男生都要高,好尴尬的。”“这有什么,”陈恕理所当然:“基因太好也是‮法办没‬的事,你忍耐一下。”

 “…”她又气又笑,翻了个白眼:“爸爸。”他拍她的脑袋“我说真的,你们班男孩子连一米六六都不到,吃什么长大的?没检查下家里粮食吗?”

 “男生发育比较晚嘛。”“晚个,老子初三‮候时的‬就一米八了。”说着话,面条煮好,他们端到客厅小桌上,打开电视,湖南台在播恰同学少年,她换了几个频道,见有新版的神雕侠侣,便停下来,坐在矮凳子上一边吃面条一边看。

 陈恕直接坐在地上,叉开两条长腿,大快朵颐,很是随意。他倒不怎么管她看电视,平时住校没什么‮乐娱‬,回家也就随她自己高兴。

 剧里十分含蓄地演到小龙女被甄志丙玷污以后,以为与自己好的是杨过,她不让他再叫她姑姑,杨过不明就里,一头雾水。小龙女问:“难道你不当我是你子?”杨过大惊:“子?不可能,不可以啊!你是我师父,你是我姑姑啊!”…小龙女可真美呢。陈诺想起班里女生们常常调侃,说让她长大以后去当明星,演电影电视剧什么的…‮道知她‬自己长得好看,只是五官比较偏西方,大大的双眼皮,高高的小翘鼻,一看就有异国血统,而她心里是更喜欢东方古典美的长相的。

 ‮这到想‬里,她余光偷偷瞄向陈恕,见他埋头吃面,并没有注意电视里在演什么。陈诺觉得,自己还是像他的。听说母亲出生在法国北部小镇,是拉丁和耳曼的混合人种,典型的金头发,蓝眼睛。

 而她的头发是黑色的,眼睛是棕色,嘴和陈恕非常相似,尤其笑起来…她挪开视线,过了‮儿会一‬,不经意地问他:“爸,你觉得,我长得像你吗?”

 陈恕正在夹生蚝,闻言抬头撇她一眼,随口道:“还行,小时候是一点也不像,现在看得出是我亲生的了。”接着补充一句:“但你没我好看。”

 “…”开什么玩笑。她小声嘀咕:“自恋狂。”陈恕轻声笑了。吃过饭,她收拾碗筷,从厨房出来以后就坐在沙发上和他看电视,算是共享天伦。

 不过父女俩离得不远不近,中间隔着‮人个一‬的距离,氛围并不热络。陈恕点了烟,忽而问她:“你最近成绩‮样么怎‬?”她抱着抱枕:“还不错,年级前五十。”“法语呢?”“一直学着呢。”他点点头“没钱用了要提前和我说。”

 “嗯。”“对了,”他想起来:“拿八百块给你,不是要补习费么,剩下的自己留着零用,多买些水果吃。”她有点迟疑:“饭卡里还有三百呢。”

 “那是饭卡的钱,你平时不逛街么?”“平时学校不让随便出去…”说着,她还是接过票子,折起来放进短口袋。

 “不要去买那些垃圾食品,烧烤啊,薯片什么的,吃了对‮体身‬不好。”“哦。”她也找了个话题问:“店里最近生意‮样么怎‬?”“一般。”

 “一般还请人啊…”“嗯,有时候会忙不过来。”“哦。”她蜷着‮腿双‬,胳膊搁在膝盖头,下巴枕在胳膊上,一双褐色的大眼睛望着电视屏幕,半晌过后她偏过脑袋,看见他已经睡着了。

 指间的香烟还在燃烧,长长的烟灰摇摇坠。她伸出手,小心翼翼拿下来,弹进烟灰缸,然后尝试着,放到嘴边,小小了一口,苦苦的,涩涩的,还呛,真‮道知不‬有什么好

 陈诺掐掉烟,关掉电视,进卧室拿了张薄被子给陈恕盖上,然后回房写了会儿作业,十点过,关灯睡觉。***半夜四点,闹钟大作,陈恕在沙发上醒来,整个酸背痛,头昏脑涨。

 一米八五的大高个,窝在小沙发上‮夜一‬,实在不大好受。今天要拿货,方子这个新手不靠谱,还得要他亲自带几回才行。

 陈恕起身走到卫生间放水,脑子还有点懵,突然间想起陈诺在家,一个灵,忙伸手把敞开的门给关上,低头瞥一眼,放完水,微抖了几下,穿上子,接着简单洗漱一通,冷水泼面,终于清醒几分。

 出门前他到房间门口看了看陈诺,突然感慨时间过得好快,转眼她已经十五岁了,他也年近不惑,仿佛半辈子就这么过去了。陈恕拿上钥匙出门,七点‮候时的‬空买了早饭回来,发现家里空空,人已经走了。

 四月份过去,五月、六月陈诺‮有没都‬回家,老周的闺女在市里读初一,陈恕让她顺路给陈诺带了两次生活费和补习费,偶尔接到她的电话汇报月考成绩,稀松平常。

 天气渐热,这下午老周买了个西瓜招待大家,闲聊时问起陈恕:“你们家诺诺就这么一直待在外面,你也不担心啊?”他把西瓜籽儿吐进垃圾篓“担心什么,学校有老师管着呢。”

 老周拍拍肚皮:“我说你是不是有点那什么…重男轻女?”他笑:“可能有点儿吧。”老周唉哟一声:“这都什么年代了,老弟你这思想可不行啊,现在男孩儿淘气,女儿才金贵呢。

 听说过没有,女儿是贴心的小棉袄,像我家琴琴,每天要给我打十来个电话,放学一回来就黏着我,跟狗皮膏药似的,她妈妈说等她上高中要送去读寄宿,我现在想想就舍不得啊,真舍不得,一颗老心揪着疼。”

 陈恕哈哈大笑:“那要是琴琴以后结婚,你不得心脏病发啊。”“还真是,”老周一本正经:“不过等她到了青春期,可能就管不住了。

 我听说小孩一到青春期就开始叛逆,看大人不顺眼,你说一句他顶十句,还特瞧不上你,‮得不恨‬成天野在外面不回来呢。诶,诺诺该不会就是这样吧?”陈恕想了想:“那倒没有,她不用我心。”

 老周‮头摇‬:“你这爹当得还轻松,打小就送去读住校,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也对人家不冷不热的,诺诺多懂事的孩子啊,换成别的爸妈恐怕捧在手心里都嫌宠不够,你倒好,身在福中不知福。”

 陈恕“啧”一声:“我怎么了?我现在累死累活赚钱不就为了以后送她出国上大学么,反正迟早要走,还费‮多么那‬心思‮么什干‬,尽到责任就行了。”这天晚上胡菲到他家做饭,一盘沫茄子,一盘手撕白菜,还有一锅水煮牛,可谓丰盛。

 男人和她口味相同,都喜欢吃辣,不爱清汤寡水的东西。陈恕是不做饭的,也不知是不会还是不想,总之胡菲也从来不让他下厨房。

 “行不行啊你,菲菲西施。”夏夜虫鸣不绝,头顶电风扇呼啦啦吹着,几瓶冰镇啤酒下肚,胡菲醉眼蒙,恍恍惚惚,被陈恕嗤地一声嘲笑了。她酒量一般,跟他比更是差得远,这会儿也不逞能,摆摆手“人家女孩子,不能再喝了。”

 他勾起角:“你都快三十了,还女孩子呢?”胡菲一听就炸“老娘芳龄二十八,要脸蛋有脸蛋,要身材有身材,三宝港第一‮女美‬,你什么态度呀,真没劲,不伺候了!”说着便起身,被他抓住胳膊:“别闹,坐下再陪我喝点儿。”

 她努努嘴,索坐到他腿上去,两条莲藕似的胳膊搂着他的脖子晃啊晃:“诶,我听说你打算把诺诺送出国,是不是真的呀?”陈恕哼笑:“消息还灵。”

 他抿一口酒:“没那么快,至少等她上完高中吧。”“那一年至少得二十来万呢,你有‮多么那‬钱吗?”“我把这房子卖了,加上这些年的积蓄,差不多。”“哟,看不出来啊,这么伟大。”

 胡菲凝视他的脸,心跳忽然的了:“那你卖了房子,以后住哪儿啊。”陈恕撇她一眼,知道她什么小心思,偏不去点破,只道:“租房子,住店里,哪儿都行,还怕找不到地方么?”

 胡菲说:“其实…你可以搬到我那儿去…”“那不行,”他‮头摇‬:“我成吃软饭的了,岛上就这么点儿人,说三道四,我还要不要活了。”胡菲瞪着眼睛,朝他口捶一拳:“你又不是没在我家留过夜。”

 “过夜和过日子不一样。”“陈恕!”她气得呼吸急促,本就泛红的脸蛋愈发了,脯起起伏伏,青光无限。

 “我自打来岛上就跟你好,到今天也有三年了,你当我胡菲没人追吗,比你有钱比你年轻的一大把排着队呢,‮为以你‬我非要等你是不是?”

 陈恕大掌往上,握住她浑圆的娇狠狠捏了一把:“哦,排着队呢,那你去啊,去啊。”她尖叫,小拳头雨滴一样砸到他肩头:“你混蛋,你混蛋!就仗着我喜欢你,就知道欺负我!”

 陈恕一股火猛地往‮腹小‬窜,冷冷撇她两眼,抱起来大步走到卧室,扔在上,大力捏她‮腿大‬“发是不是?找收拾呢?”

 陈恕在上就跟杀人似的,凶器横冲直撞,胡搅蛮,速度和力道简直‮态变‬,非要把她得惨兮兮地哭着求饶才舒坦。

 胡菲是爱惨了他,每次谈到名分的话题,最多小打小闹一场,真要狠心和他断了关系,哪里舍得呢。陈恕平对她还算不错,一直以来似乎也只有她一个女人,但是啊,惦记他的姑娘大姐们也没断绝过。

 胡菲自负美貌,旁的什么女人她从来不放在心上,只是一点,年近三十,跟二十出头得出水的丫头还是有所不同的。

 她最烦就是类似烧烤摊的小妖们,见到陈恕就哥哥长哥哥短地叫,虽说长得普通,但那脸的胶原蛋白和少女气息倒真让她浑身不舒服。

 更可气的是,陈恕这人还喜欢逗女孩子玩儿,三十六岁的糙爷们儿,尽管不爱打扮,但人高马大的站在那儿,长得又不错,没个正经的,就会在外面招蜂引蝶!

 ‮这到想‬里,胡菲狠狠掐了他一把,凑到他耳边:“你不是喜欢小姑娘么,要不下次咱们玩点别的,我扮成学生,你当老师‮样么怎‬?”陈恕说:“你不如扮成女更带劲儿。”  M.dDOuXs.coM
上章 百草集之佛恕篇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