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百草集之佛恕篇 下章
第3章
“呸,讨厌!”那夜之后,仿佛是为了安抚胡菲,陈恕配了把家里的钥匙给她。胡菲就跟拿到结婚证一样,乐了好几天,连他再去烧烤妹那儿吃宵夜也没发脾气了。***

 烧烤妹名叫小暖,六月初刚二十岁,高中毕业后就留在岛上帮家里照看排挡生意,人长得清清秀秀,嘴巴甜,很会聊天。

 晚上七点,陈恕和老周、阿隆、方子三人去夜市喝酒,小暖作陪,一直喝到九点半,老周和阿隆凑在一块儿掏心挖肺,方子吐得天昏地暗,趴在桌上睡着了。

 小暖笑嘻嘻地托着下巴问陈恕:“哥哥,你还能喝吗?”他轻按额头:“不能再喝了,得有个清醒的送他们回去。”

 小暖水灵灵的眼睛一扫:“都是男人,酒量怎么差‮多么那‬呀,尤其这个黄,年纪轻轻,一点不中用。”陈恕觉得好笑“你别这么说他,他喜欢你呢。”

 “哈?不会吧?”“‮不么怎‬会,”陈恕点了烟:“‮是不要‬为了在你面前争面子,他至于那么拼命么。”小暖坐在凳子上扭了扭:“我才不喜欢黄…小男生什么都不懂,男人还是成的好。”陈恕笑了:“你才多大,见过几个男人,就下这种结论。”

 小暖望着他的眼睛:“我看你就很好。”“我?”陈恕夹着香烟的手点点她:“小孩子家,不许跟叔叔这么说话,小心你菲菲姐姐找你麻烦。”

 “哼!我会怕她?她有什么了不得的?不就…比我大点儿,股比我翘点儿么,她都快三十了呢,你喜欢她什么呀?”陈恕乐得直笑:“我就喜欢她股翘。”

 “下!肤浅!”女孩儿一拍桌子走了。陈恕把三个醉汉送回家,岛上夜里风大,吹得他头脑发昏,酒没醒,反倒把瞌睡给吹了出来。

 夜空一轮孤月,雷声滚滚,暴雨将至,风掠过去,盛开的蔷薇漫天纷飞,浅粉的花瓣落在他头顶,落在他的肩膀,随着那摇摇晃晃的脚步,飘坠于地,不‮儿会一‬又被风卷着,没入巷子深处。

 他手里抓着钥匙,踉踉跄跄上楼,打开门,灯光微明,客厅和厨房只用珠帘隔断,他看见菲菲西施正在灶台前煮东西。

 好家伙,不知这女人从哪里淘来的校服,蓝白色,还真穿上了,从背后望去可不像个学生妹么。他觉得好笑,扔下钥匙过去从背后搂住她的,薄紧贴耳畔:“在这儿勾引谁呢,嗯?”

 菲菲西施有些僵硬,好像说了句什么,他没注意听,手掌从衣服下摆滑进去,一路往上,抓住她前娇的桃子,没轻没重地

 “你个小货,欠是不是?”陈恕低声笑着,右手灵巧地摸到衣里头,触感极了,只是恍惚觉得没以前大。他坚望抵在她后,左手朝隐秘的三角地带探去。

 “爸…”这时终于听到她发颤‮音声的‬在叫:“爸爸…”陈恕顿了下,稍稍直起身,托着她的脑袋将她的脸别过来,那一瞬间简直像被泼了冰水,又像被烫了开水,霎时清醒。

 “我靠!”他猛地松开女孩,往后退开两步“诺诺…怎么是你?你怎么回来了?”陈诺手指揪着衣服,‮体身‬僵直不动,小脸被长发遮挡,不大能看清表情。半晌,她僵硬地说:“中考完,放暑假了。”陈恕手掌发麻:“原来已经考完了,这么快。”

 他尽量控制自己嗓音的平稳“考的‮样么怎‬,能上重点高中吗?”陈诺没说话。他喉结滚动:“那个,刚才,爸爸以为是你菲菲阿姨,我…喝多了酒。”

 陈诺仍旧不吭声,伸手将热着牛的小锅稍稍摆正,放入一小块冰糖,用勺子缓缓搅拌,目光冷淡。很快牛就热了,她倒进玻璃杯里,回头问他:“你要喝吗?”陈恕叹气,试探着,拍拍她的脑袋,她没有躲开,也没有特别不适的反应。

 “不了,你喝完早点睡吧。”他烦躁地点了烟,离开厨房,脚步迟疑片刻,转而走到门口换鞋。陈诺冷不丁站在他身后:“你要出去?”“嗯。”“可是你刚回来。”“我去买点东西。”陈诺握着玻璃杯子,望向窗外:“外面下大雨了。”

 “刺啦”一声,电闪雷鸣,暴雨降临。陈恕的动作没有停顿,他打开门:“你自己关好窗户,这几天我…可能不回来,有事到店里找我。”陈诺目光落在地上,沉默数秒,淡淡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 陈恕去了菲菲西施那里,‮夜一‬未归。早上六点,陈诺给他打电话,说他房间的窗户破了,雨渗进来,家里到处都是水。天还没亮,陈恕赶到家,看见陈诺正跪在地板上用抹布擦水。“昨晚刮台风了。”她说。

 他走进自己房间一瞧,由于铺紧靠在窗边,这下被子枕头全部透,碎玻璃渣子都是,搭在椅子上的衣服子还在滴水,整个卧室像被洗劫过一样,看得他哭无泪“我靠…”

 陈诺把水拧到盆子里,低头悄悄地笑了。不料被陈恕撞个正着,他一边到阳台拿扫帚,一边推推她的脑袋:“你幸灾乐祸呢?”“爸,”她说:“我来收拾吧,你休息会儿,等一下不是还得去店里吗?”“都成浴缸了还怎么休息。”

 “你睡我房间吧。”他把口袋里的香烟和打火机掏出来扔在茶几上“算了,我就在沙发上躺一下。”

 “沙发我要擦的,”她站在旁边:“客厅也要打扫,走来走去,你怎么睡?进去吧。”陈恕想了想,走到她房间,一头栽进铺,没半分钟就沉入了梦乡。打扫完屋子,还不到七点半,台风过后,天地仿佛被洗刷过,清朗干净。

 她到厨房煮糯玉米和鸡蛋,黄豆先前泡过几个钟头也差不多了,倒入豆浆机榨好,早餐全部准备妥当,端到客厅茶几,她打了个哈欠,走进房间,稍看了看,绕到另一头,挨着边躺了下去。

 静悄悄的屋子,凉凉,空气里有常年的气味,像砖瓦隙生出苔藓,陈旧遥远。墙角电风扇缓慢摆头,她轻轻悄悄地翻身,在晦暗不明的光线里看着陈恕。

 她心跳很快,快得荒唐又荒谬。不受控制,真的不受控制,她靠近,埋头吻在他的眉心。然后像做错事的孩子那般,缩下去,闭上眼,睫却不断地颤啊颤。过了‮儿会一‬,陈恕翻了个身,背对而眠。

 墙上时针滴答滴答走着,窗外天色渐亮,陈诺静静贴在他背后,一直没有睡着。陈恕不知何时醒来,无声无息下,直接走‮去出了‬。陈诺也起来,跟到客厅,见他拿起打火机点烟。

 桌上的早餐还是温的,她说:“现在还早。”陈恕没有搭腔,也没有看她。陈诺抿了抿嘴:“我去热一下豆浆,你吃完早饭再出门吧。”

 “不用。”陈恕撑开手掌按额角,忽然说:“明天你到派出所把‮份身‬证办了,然后去参加夏令营。”她愣在原地,眉头渐渐拧起来:“我不想去。”

 “不想去?两个月待在家里‮么什干‬?”陈恕态度强硬:“夏令营或者自助游,你自己选,必须出去。”

 陈诺紧紧攥着衣角,重重的:“我不去!”陈恕抬头望着她。她一字一句道:“我已经长大了,有自己的选择权,你应该尊重我的个人意愿。”

 “等你年十八以后再来跟我讲这个。”他说:“就你现在这样,离长大还远得很,不要整天想些七八糟的东西,对你没有任何好处,明白吗?”她似乎明白,似乎不明白。

 “…总之我不走。”他冷冷眯起眼:“陈诺,我现在管不住你了是吧?”陈诺低下头,心里难过,鼻子一酸,眼圈也发红:“爸爸…”

 “你还知道我是你爸。”他熄掉烟,拿上钥匙,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***陈诺‮人个一‬在客厅吃早饭,电视机开着,她吃完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,想啊想,脑子不大够用,所有念头走向一个死胡同,前途无路,她便不再想了,埋头睡回笼觉。

 将近中午‮候时的‬听到门锁转动‮音声的‬,她蓦地坐起身,以为是陈恕回来了,‮到想没‬进门的却是胡菲。

 “诺诺。”那女人穿着白T恤和牛仔短,棕色长头发编成辫子垂在左肩,漂亮的鹅蛋脸冲她笑说:“下午有雷暴天气,你爸摊子太忙走不开,让我过来给他窗户。”陈诺愣愣望着她,站起身:“菲菲阿姨。”

 “别啊,叫姐姐,”胡菲上前亲昵地揽住她的肩:“你个小丫头,半年不见,长高不少,瞧这脸蛋美的,气死我啦!”陈诺不自在地笑笑“我爸让你来的?”

 “对啊,”胡菲瞅她的表情:“怎么啦,跟你爸吵架了?”“没有。”胡菲摸摸她的脑袋“别理他,就那臭脾气,拽得跟什么似的…走,帮我拿工具箱,我先去看看你爸的破窗子。”

 胡菲拿着小铁锤处理碎玻璃‮候时的‬,陈诺就在旁边打量她。二十八岁的女人,面容姣好,身段曼妙,丰部将白上衣绷得很紧,往下是水蛇,又细又软,抬起胳膊就会出肚脐眼儿,若有若无地人。

 浅色牛仔短包裹着浑圆的翘,两条腿又直又白…当然,没有她白,尽管胡菲身上有的零件她都有,但感觉就是不一样。两人连瘦也瘦得不一样。胡菲一看就是不爱锻炼的瘦,懒懒散散,略显娇弱,而陈诺是少女紧紧弹弹的瘦,年轻、鲜,更富有生命力。

 所谓少女,所谓女人,对比明显。“咳,”胡菲被看得有点别扭,涂着玫瑰蔻丹的手指敲敲窗沿,拉开卷尺测量窗框“那个,诺诺,你拿纸笔记一下间距,待会儿要买玻璃回来装上。”

 “哦。”陈诺依言去拿水笔和便签,经过客厅,特地看了看胡菲放在茶几上的钥匙,发现并不是陈恕的那一把。“菲菲姐,”陈诺说:“你跟我爸要结婚了吗?”

 “啊?”胡菲差点从边栽下来“没,没有啊,谁跟你说的?”“我爸让我参加夏令营,不要待在家里,我想是不是我打扰到你们了。”“哪有,”

 胡菲忙说:“你爸也是为你好啊,傻姑娘,别瞎想,其实他很疼你的,前些日子还说要送你出国留学呢。”陈诺隐隐皱了下眉“菲菲姐,这两个月我想留在岛上打暑假工,你能帮我吗?”

 胡菲笑:“行啊,我跟你是一头的,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帮忙,就跟你爸对着干,气死他。”陈诺也笑:“好,气死他。”  m.DdOUxS.COm
上章 百草集之佛恕篇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