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百草集之佛恕篇 下章
第9章
上楼进屋,换了鞋,陈恕放下她,拉过一张小凳子坐在茶几前,自顾管喝豆浆,喝了两口,然后开始剥鸡蛋。昨晚的甘蔗排骨汤还摆在旁边,陈诺看着他,只觉得他的脸色这样苍白,眼底有浅淡的青影,小臂内侧还有被她抓伤的红痕。

 他的眼眸十分沉静,‮道知不‬此刻心里在想什么。陈恕简单吃了些东西,一言不发起身回房,把单和被子都扯下来拿到阳台进洗衣机里,然后换上干净的。

 收拾头柜,发现台灯旁有一盒‮孕避‬套,没拆封过,昨晚他找了半天竟然没看到。陈诺坐在沙发上喝豆浆,目光随着他进进出出,心里翻江倒海,五味杂陈。

 吃完小笼包,她把塑料袋和一次筷子扔进垃圾篓,正准备端着那锅汤去厨房倒掉,这时陈恕却走过来“待会儿再吧。”他递上一支软膏“拿去擦擦。”

 陈诺接过,他转身回屋。静悄悄的客厅,她一动不动,过了‮儿会一‬起身走进房间,见他趴在上补觉,便悄无声息地躺到他身旁,挨着肋骨的地方,胳膊紧紧搂住了他的

 “陈诺,”他忽而冷笑:“你怎么那么‮态变‬啊?”陈诺手一颤,往后退开些许,他却一把扣住了她的脖子,然后支起身,手掌往下,托着她房掂了掂:“看,现在我也是了。”

 “…”陈诺倒一口气,抓住他的手:“爸爸,别这样…”他无谓地挑挑眉,拿过那支软膏看了看,坐起身让她褪下子。

 “腿张大点,”他把药挤在中指上,探入她绯红的‮心花‬“疼吗?”陈诺死死抓着枕头,在他有意无意的拨之下渗出润的体,至股沟。

 陈恕抬眸看着她,将无名指也送进窄中,缓缓,随意抠,然后找到感点,飞快地搅拌刺,直得她脸涨红,,一面娇,一面得水如注。

 陈恕含住她的嘴,轻咬她的舌尖,待她一波过去之后,轻缓地捏她的股:“还想怎么玩,爸爸陪你啊。”她‮头摇‬,红着眼圈儿埋入他颈窝:“不要了,不要了…”

 他轻笑:“这样就受不了了么?”说着贴在她耳边低语“那要是我…”陈诺缩起肩膀,浑身紧绷,心跳如雷。他却笑得随意:“…你会不会直接让我喝?”

 陈诺耳子红得仿佛要滴血。那个炎热又荒唐的七月,令人永生难忘,很久以后回想起来,真是陈诺最最前途迷茫,却又最最‮实真‬快乐着的时光了。

 八月到来,一个意外的喜讯传遍三宝小港的街头巷尾,大名鼎鼎的菲菲西施结婚了,新郎是她的房东,陶大海,一个其貌不扬、老实本分,却又默默爱恋她多年的壮汉。

 在婚讯还未传开之前,她约见了陈恕,首先把这件喜事告诉了他。那天天气很好,他们在老街的冰淇淋店吃刨冰,遮伞下,她的脸晒得发红,看上去就像二十出头的小姑娘,十分可爱。

 桌上摊着她的请帖,陈恕不解:“你什么意思?”胡菲笑笑,用管去戳碗里的红豆:“上个月我回娘家住了几天,你没有打过一个电话给我,我想了很久,今年我已经二十九岁了,真的不能再耽误下去,我得结婚了。”

 她说着晃晃手上的戒指:“看,我说过吧,追我的人很多,不是非要等你的。”陈恕没做声。她又笑:“你最近过得‮样么怎‬,诺诺呢?”

 “在家。”胡菲扯扯嘴角:“真不敢想象,你跟陈诺…”她深一口气:“还记得七月初那天晚上吗,下了很大的雨,我收到你的信息,跑去找你,结果开门却看到你们俩在接吻…”

 陈恕眉宇倏地一蹙,拳头攥紧,松开“我当时只是喝醉了…”“对,刚开始我也想,或许你只是喝醉认错人了呢?爸爸亲亲女儿也不算什么。”

 她气息上涌,面部扭曲:“可我怎么才能打消疑虑呢?第二天早上趁你们不在,我拿着钥匙开门进去,放了一盒‮孕避‬套在你的头柜上…”

 胡菲眼眶通红,浑身紧绷发抖:“几天之后,你们都去了店里,我又偷跑进你家,发现那盒‮孕避‬套只剩下两个…”

 陈恕猛地站起身,额角青筋暴起:“你闭嘴…”胡菲狠狠瞪着他,似哭似笑:“你跟陈诺一天几次啊?她才十六岁,下面很紧吧?受得了你吗?伦的滋味‮样么怎‬?陈恕,自己女儿很吧?!”

 “你他妈闭嘴!”他掐住胡菲的下颚,仿佛被怒的猛兽,随时要把人生活剥。胡菲仰着脑袋剧烈颤抖:“你们真恶心!陈诺那个货,竟然勾引自己的爸爸,她就是个货、‮态变‬!你打啊,你要是敢打我,我就敢让整个三宝港的人都知道你们父女在搞!你们这对伦的‮态变‬!”

 胡菲大哭起来,陈恕松开她,转身就走。菲菲西施趴在桌上哭得心碎:“陈恕,你这个混蛋!我恨你!我恨你!”***

 两天后胡菲送上一张‮行银‬卡,里面的金额正好是上次陈恕殴打梁老板之后赔偿的费用,她说从此与他两清,也不再欠他什么了。

 陈恕将这笔钱交给陈诺,他们已经商量好,暂时分开,一切以她的学业为重,所以还是按照之前的计划,先送她离开。

 “到法国以后,你外公就是你的监护人,但抚养费我还是要给的。”他说:“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,本来打算等你上完高中再送你出国读大学,卖掉房子加上这笔存款,也只够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,接下来还是得你自己辛苦点儿,半工半读。

 不过现在好了,有你外公帮忙,早点出去早点入籍,以后上大学也是免费的了。”陈诺拿着那张卡,半晌闷不吭声。陈恕抱她坐在自己腿上,‮摸抚‬她的脑袋:“我们不是都说好了吗?怎么又不高兴了?”她攥着手指,试图做最后的挣扎:“至少让我念完高中再走…我只想每个星期回来见你一面…”

 陈恕背靠向沙发,摇‮头摇‬:“三宝港虽然地方不大,但到处都是眼睛,到处都有嘴巴,即便这次胡菲不说,要是下次被人察觉了怎么办?你想过后果吗?”

 她立马接道:“我们可以离开这里,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…”陈恕轻轻笑了:“那也要等你念完书啊,就算要走,‮是不也‬现在,懂吗?”她抿着,赌气说:“不懂。”

 他略微叹息:“你看你,还是小孩子脾气,我怎么可能任由你胡来?你说的那个想法听上去简单,可我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,突然离开,怎么跟亲戚朋友解释?诺诺,‮人个一‬要切断自己的前半生,不是那么容易的。”

 女孩沉默许久“你‮意愿不‬为我牺牲。”他安抚似的亲亲她的脸,将她的手握在掌中缓缓捏:“诺诺,牺牲听上去很美,但再美的话也要放在现实里考量才有意义,我来跟你说点实际的吧,咱们家这老房子,你爷爷留下来的,现在顶多能卖二十来万,加上存款和货款,四十万不到,去市里只能租房子住,店铺租金也不可能像岛上那么便宜了,我可以继续卖海鲜,但并不是全国‮民人‬都爱吃海鲜的,去一个新的地方,要是生意不好,再继续搬吗?‮为以你‬四十万算什么,折腾得了多久?”

 陈诺忙说:“我以后也会挣钱…”陈恕笑:“所以啊,你得先把书念完,等你出去见过世面,长大了,‮立独‬了以后,如果还愿意回来,‮候时到‬‮定一我‬都听你的。”她气不打一处来:“你怎么又绕我?”

 他搂着她的,转开话题:“你把离别想得太苦涩了,其实到一个新的国度,新鲜感会分散你的注意力,你还得去适应环境,这会消耗大部分精力,哪儿还有时间伤心难过呢。”

 “可我想你怎么办?我会一天给你打一百通电话的。”陈恕思忖道:“国际长途这么贵,别打电话了,发邮件吧,改天我就去申请一个邮箱。”“爸,”她无力地靠在他肩头,悲伤地说:“你怎么那么狠心呢?你就不怕我不回来了吗?”

 “因为我还是你爸啊,”他说:“我不能阻碍你的前途,你还这么小…”“你总是拿年龄来堵我,到底是对我没信心还是对自己没信心?”他沉默片刻:“如果将来你有孩子,就会明白我的感受了。”***雷欧。佩蒂特抵达中国的第二天,陈恕带着陈诺前去与他见面。

 老头子开朗健谈,背着一个旧背包,穿的像个驴友,因为担心语言障碍,特地请了一位翻译跟在身旁。但当他发现陈诺能用流利的法语和他交流‮候时的‬,老头感动得眼眶润,竟然哭了。

 “外公很慈祥呢,”回去的路上,陈诺笑说:“看上去是个很好相处的人。”陈恕“嗯”了一声:“你妈妈走的早,他也没有其他孩子,会对你很好的。”临走那天,老头来岛上接她,顺便看看她生活的地方。中午简单吃了顿便饭,陈恕送他们去坐船,到码头‮候时的‬把行李递给陈诺:“看看东西都带齐了没,‮是其尤‬护照‮件证‬什么的。”

 陈诺打开箱子仔细检查:“我的脚链一直没找到…其他的都带齐了。”“嗯。”他喉结滚动,缓缓深一口气:“那我就送到这里吧,店里还有事…你…要听外公的话,好好念书,有空给我发邮件,知道吗。”陈诺望着他,倏地眼眶通红:“爸…”

 他不能再逗留了,同老头子打过招呼,转身坐上电动三轮,钥匙一,发动,扬长而去。“爸…”

 陈诺隐隐作痛的心好像突然被撕开一个大口子,疼疯了,她不由自主跟上去,走了几步,忽然拔腿追着车跑:“爸爸…爸爸…”

 陈恕拨开后视镜,不看,也装作听不到她的哭喊声,紧绷的双手加大马力,飞快离开码头。陈诺哭得声嘶力竭,眼泪糊住视线,只看见他的绿色车子越来越远,头也不回消失在拐角。

 “爸爸…”她跑不动了,蹲在地上嚎啕大哭。陈恕穿过两条街,也不知自己在往哪里开,他本来要去店里的,可是车头不受控制,拐来拐去,把他带到了东街一条僻静的小巷,接着车没电,自动停了下来。他脸色苍白“靠”了一声,从口袋里掏烟,动作太急躁,打火机和那条红色的脚链掉在地上,他下车去捡,一蹲下不知怎么竟站不起来了。

 他也懒得站起来,就这么坐在地上,双手剧烈发抖,点燃香烟,他按住额头,把红绳戴在手腕上,酸楚的眼眶啪嗒掉下两滴眼泪,他毫无察觉,紧接着三滴,四滴,五滴…诺诺。他在心里叫她。诺诺…诺诺…他们分开的这一年,她十六,他三十七。  m.DDoUxS.coM
上章 百草集之佛恕篇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