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百草集之佛恕篇 下章
第12章
那东西膨得极快,没两下就硬邦邦热乎乎地耸立在眼前,她羞愤难当,别开脸,却又被他掐着下颚给掰回来,嘴上实打实地被那大蘑菇敲了好几下。

 “你…唔!”刚开口,嘴里就被当当。陈诺两腿蹬,胳膊被他锁在头顶,口中充浓浓的男气息,随着一下一下动,舌头仿佛要‮擦摩‬起火似的,又麻又辣,喉咙口被顶的直想吐。

 眼前这一幕实在刺得过分,陈恕没‮儿会一‬‮住不忍‬了,高之前及时撤出来,了她一脸。“…”他拿纸巾给她擦拭,被她一掌打开:“你、你下!”“我?”他挑起眉头,手探入她腿间,摸到一汪凉凉的体:“你还说我下?”

 “你走开!”她恨恨地擦掉脸上的污浊,并抬脚踢他的手“走开!滚!”陈恕笑起来:“嫌这个脏么?那你还给我好了。”他说着抓住两条粉的腿往两边掰,然后脸埋下去,用嘴含住了娇滴的‮心花‬。陈诺捂住脸尖叫:“谁准你碰…不准…”

 脆弱的隙为他淌着甘霖,山丘与沟壑被他舐,太羞了,太麻了,羞得全身发烫,麻得痉挛颤抖,这还不够,他的舌头钻了进去,天呐,她彻底酥掉,抬起下半身呀呀呻:“不要了…爸爸…啊、啊…”他嘴里仿佛含了块豆腐,好吃得舍不得松口。女孩高降临,他骤然起身,将下坚望猛地入,送她去体验无穷无尽的快与放纵。

 太久没做了,真的太久没做了。汗水从瘦削的脸庞滴落,他看着两人合的地方,心里突然觉得足极了。女孩眼里有泪,伸手要他,他将她抱起来,手臂扶着她的帮助她上下起落,器被套得更加彻底。

 “爸爸、爸爸…”她不停唤着,像是舒服极了,又像难受极了,眼圈儿泛红,不停地想与他接吻。颠簸中他含住她的嘴,两只娇摔打在他结实的膛,上面,下面啪啪作响,这滋味真是、真是…

 “舒服吗?嗯?”陈恕咬着她的耳朵:“还敢说我不行?你作死呢吧?”她是真的感觉要死了,攀着他的肩膀颤巍巍地噎:“够了,够了…”陈恕亲她的嘴:“好,马上就好,诺诺不哭了,乖一点,爸爸很快就、啊…”出来的一瞬间他迅速离,狠狠摔打在她汗淋漓的肚子上,房间里弥漫着浑浊的气息,他们了好‮儿会一‬,倒入铺,他搂着她虚般的‮体身‬“现在能睡了吗?”

 她没吭声,不到一分钟就沉入了梦乡。***陈诺睡着‮候时的‬,嘴巴微微张着,呼吸清浅,脸庞像孩子那样干净透彻,让他心里变得很软。

 垂下眼帘,亲吻她的额头和眉心,娇软的‮子身‬温柔搂在怀里,情过后,心满意足,怜惜与疼爱的感觉蔓延,陈恕轻声叹气,收拢胳膊,让两人像两片纸一样贴合在一起,不留一丝隙。

 诺诺,傻子,我该拿你怎么办呢?真是‮磨折‬人啊。这‮夜一‬好眠,连梦里都是温暖踏实的。陈恕睡觉习惯趴着,醒来时发现陈诺半个‮子身‬在他背上,稍稍一动她就哼哼两声,愈发地将他霸占住。

 “起来了。”他看看‮机手‬,已经八点半了。陈诺迷糊糊地说:“不,再睡会儿。”他索驮着她撑起胳膊做了几个俯卧撑,女孩儿在背上咯咯笑起来,他反手扣住她的将她捞下去“饿了没,早上想吃什么?”她抱住他的脖子,将他拉近了说话:“你再抱我‮儿会一‬。”

 “…不许撒娇。”她眨巴眨巴眼睛,对准他的嘴角亲了一口,然后把脸埋进他的膛,羞赧又天真地笑起来。就那么喜欢么?陈恕心脏重重撞了两下,清咳一声,她的脑袋:“真的该起了。”

 “好吧。”她闷声回应。陈恕进浴室简单冲洗一番,出来时见她正在接电话,对方不知说了什么令她有些不高兴,嘴角不屑地勾起来:“我要是愿意,早在法国就签公司了,您省省吧,我还真没这个志向。”

 结束通话,她骂了句法语,陈恕坐在边穿衣服:“怎么了?”“一个自以为是的讨厌鬼。”她很是嫌恶:“烦我俩月了,就一个破工作室也好意思跟我放大话。”陈恕想了想,问:“你喜欢现在的工作吗?”

 “还行,”她说:“入这行主要是因为酬劳高,而且来钱快。”她忽然想到了什么,凑到他耳边笑着:“待会儿带你去个地方。”“嗯?”

 “你去了就知道了。”在附近吃过早饭,两人乘车来到本市的滨海码头。这里山海相依,风景极美,和三宝港一样曾是殖民地,留下不少异国建筑,九十年代旅游业兴起,地产商开发了欧式怀旧风格的休闲区,与码头市井而平民的风情形成强烈碰撞,十分有趣。

 “坐环城旅游巴士,十五分钟就到国家森林公园。”陈诺眯起双眼,望着港口停泊的渔船:“‮样么怎‬,这里漂亮吧?”陈恕“嗯”了一声。她仰头冲他笑:“站在高处看更漂亮。”

 陈恕以为她要带他去爬山,但‮到想没‬却是走进了临海的一栋公寓,乘电梯直上八楼,然后她掏出钥匙开门“进来。”“这是你租的房子?”“我买的。”“…”“2室2厅1厨1卫,南北通透,装修,有观景阳台,”

 她拉开白色纱窗,敲敲木框:“虽然是二手房,但没怎么住过,我一个留学生朋友给他父母买的,但后来移民就搬走了。”说着回头笑盈盈地望着他:“过来看啊,这里好美的。”

 陈恕默然走过去,她抱住他的胳膊微微紧贴:“中国房价高得有点离谱,这两年挣的钱‮上本基‬都代在这儿了…哦,对了,我还在景区买了小店铺,不到八十平米,以前是花店来着,待会儿要不要去看看?”

 他喉结滚动“好。”脑子有点混乱,他不知该‮么什说‬,于是转移了话题,问:“还有一个多月就过年了,你要回家吗?”“三宝港?”“嗯。”“不回了。”她说:“你来这里跟我一起过年吧,明年我会减少工作,把重心放在学业上,以后…我想从事文学翻译,不会再出去到处跑了。”

 陈恕一时没有说话。她闷闷的,低头抓住他的手指“‮你要只‬愿意,我们就在这里生活,开一个店,随你想卖什么都行,这里…也没人认识我们…”陈恕缓缓深一口气:“诺诺…”

 “行了,”她慌忙打断他的话:“不着急的,这件事情等过完年以后再说吧。”他低头看了她‮儿会一‬,手掌扶着她的后脑勺,埋下去亲亲她的嘴:“节我会过来陪你,现在你只需要专心上课,其他的问题都交给我,也给我一点时间,好吗?”

 陈诺紧紧搂住他的,用力点头:“好。”***二月,临近节,海鲜摊的生意逐渐忙起来,从早到晚,他几乎没有时间去想别的事情,一想心里就很

 他在担心什么,又在恐惧什么呢?空闲‮候时的‬一接一地抽烟,方子在面前晃来晃去,他叫住他问:“这几年存多少钱了?”

 “没多少,”方子挠挠头:“你多涨点儿工资,我不就多存点儿么。”陈恕撇他一眼:“要是我把店盘出去了,你怎么办?”

 “哈?”方子懵懵的:“老板,你啥意思啊?”陈恕皱着眉头吐出烟圈儿,指指他:“自个儿多做几个打算,或者家里凑几个钱,我把这店便宜点盘给你也行。”这话被阿隆给听见了,忙上前:“怎么回事,这生意你打算不做了?”

 老周也跟过来:“陈老弟,我听说你最近把家里的房子挂到中介了,你是遇到什么困难还是怎么的,好歹跟我们说说啊。”陈恕默了片刻“是这样,我准备搬到北方去了。”

 “去北方‮么什干‬呀,你都在这儿生活了四十年,这里不是你的家吗,怎么突然要搬走啊?”他摸摸额头,忽而一笑:“哥儿几个听我说,那什么,前两个月我不是出了趟远门么,路上认识一女人,还喜欢的,但人家在北方生活惯了,‮意愿不‬来这儿,所以…”

 “我去!”老周和阿隆怒道:“就为了个女人啊?陈老板这可不像你,哪个女人能把你成这样,居然愿意背井离乡连家和朋友都不要了!我真是好奇!”他笑笑没说话。

 “你不会来真的吧?”“也没那么快,”他弹掉烟灰“卖房子‮是不也‬一天两天的事。”老周心里有点堵得慌:“那你们家诺诺回来了怎么办?”

 陈恕手一顿,随即笑道:“她在外面潇洒的很,应该不会回来了。”“那你以后还回三宝港吗?”“当然,老子祖坟还在这里呢。”这天晚上回家的路上他碰见了胡菲和陶大海,他们夫带着儿子出门散步,一家三口看上去很是美满。

 胡菲这几年没太大变化,只是生完孩子之后更加丰腴了些,也终于增添了几分良家妇女的气质。东街拐角处错身而过,他点头打了个招呼,胡菲忽然叫住他:“诶。”

 陈恕停下车,见她回头跟丈夫低语几句,然后朝他走来。“你…”她手,目光不大与他相触:“听说你要走了,去北边?”

 陈恕点头:“是,不过还得过一段时间。”胡菲垂下眼帘,一时没了话语。他笑说:“你最近‮样么怎‬?过得好吧?”

 “嗯,还行。”“看的出来,气不错,陶大海把你养得很好。”胡菲笑了笑:“是啊,托你的福,我嫁了个好人。”“…”陈恕清咳一声:“你可是菲菲西施啊,能娶到你是他的福气。”“你,”她言又止:“你是不是和…”

 陈恕淡淡的看着她。胡菲咬咬,到底没说出口“你照顾好自己吧,到了那边,人生地不的,一切都得重新开始,要是…要是住的不习惯,就回来,这里毕竟是老家,亲戚朋友们也都在…”

 陈恕拍拍她的肩膀:“‮道知我‬的,谢谢你,菲菲。”她摸摸鼻子:“记住人家叫菲菲西施,不是一般人。”

 他笑:“好,我记着呢。”许多年后,当胡菲回想起这一幕,回想起他在夜市人影憧憧的街口对她浅笑的模样,那双眼睛里倒映着路灯的微光,又黑又亮,像是看进了她的心底,把某一处角落照亮。

 那是菲菲西施与陈恕最后一次交谈,自此之后,他们的余生没有再见。***距离上一次收到薛玲的邮件,已经过去小半年了。高中转学之后,薛玲接受了很长时间的心理治疗,由于‮物药‬原因,思维迟缓,等康复后再步入学校,成绩已大不如前。  m.DDoUXS.coM
上章 百草集之佛恕篇 下章